欢乐升级五主过河下|欢乐升级如何联系好友
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人生树下

时间:2019-07-19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王开岭 点击:
人生树下

 
  “内宫传诏问戎机,载笔金銮夜始归。万户千门皆寂寂,月中清露点朝衣。”
 
  政治家能把诗写到这个份上的,似不多见。这首《长安秋夜》,对晚唐宰相李德裕来说,不过是一篇劳顿之余的日志,但其中的淡定和气度,足以令天下士人倾倒了。论功业,他有“万古良相”之誉,内清宦祸,外复失地,终遭妒陷,谪落天涯而终。论风雅,他堪称生活上的美学大师,洛阳郊外那栋被唤作“平泉山居”的李府,在中国园林史上,始终是个童话般的传说。李德裕一生最美好的诗文和才情,都献给了这座?#30342;啊?#36825;是他的乐土,是他心灵休憩的隐地,寄存着他的宁静和素怀,盛放着他对“家”的全部温情和美学理想。
 
  “吾乃剪荆棘,驱狐狸,始立班生之宅,渐成应叟之地。”这篇《平泉山居诫子孙记》,一边记述筑巢之辛苦,一边严厉地颁布家训:“鬻吾平泉者,非吾子孙也;以平泉一树一石与人者,非佳子弟也……《诗》曰:‘维桑与梓,必恭敬止。’言其父所植也。”
 
  爱惜自家的宅园,疼怜亲植的树石,竟至放此狠话,确属罕见。
 
  不可否认,此中有自珍自恋的成分。但我想,李德裕真正重视的,恐不在物,亦非财,而是“家”——是“家”之构造的完整?#35029;?#26159;与这个“家”的品位相匹配的心性、心志、心境,是对这个“家”的欣赏能力和持有资格。简言之,他看重的,是子孙对美的态度,是祖物之于他们的精神意义——对人生的熏陶和塑造。
 
  “维桑与梓,必恭敬止。”语出《诗·小雅·小弁》,意思是说:桑树梓树乃父母所?#35029;?#35265;之必肃立生敬。父?#21018;擼?#20026;何要在舍前植这两种树呢?#30475;?#26696;是:“以遗子孙给蚕食、具器用者也”(《朱熹集传》),即让子孙有衣裳穿、有家具使。后来,“桑梓”便成了“故里”“家乡”的代称。
 
  树,不仅实用,还意味着福佑、恩泽和繁衍;不仅赐人花果和?#38745;模?#36824;传递亲情和美德,承载光阴与家世。树非速生,非一季一岁之功,它耐受、?#24535;謾?#38271;命,伴着年?#33267;颁艉万?#26525;皴肤,它春华秋实、生生不息,像一位高寿的家族长老,俯看儿孙绕膝。
 
  所谓“荫泽”“荫蔽”“荫佑”之说,皆缘于树。
 
  有祖必有根,有宅必有树。再穷的人家,也能给后人撑起一片盛大的荫凉。
 
  这是祖辈赠予子嗣最简朴、最牢固的遗产了。
 
  幼时,父亲带?#19968;?#23665;东的乡下祖宅,院子里有一棵粗壮的枣树,上筑鹊窝,下落石几。逢孩子哭闹,祖母便将房梁上的吊篮勾下,摸出红油油的干枣来。后来,老人去世,老屋拆迁,“老家”便没了。
 
  虽非桑梓,但我知道,此树乃祖?#33756;?#26893;,在其下纳过凉、吃过枣子的,除了我,还有我的父亲,还有父亲的父亲……它是一轮轮人生的见证者,见证了他们从跌撞的蒙童、攀爬的顽少,变成拄杖的耄耋……
 
  这样的树,犹若亲属。
 
  老人们讲,闹饥荒时,都是树先枯、人后亡,因为果腹的最后一样东西,是树皮。人,只要熬到春天就不会饿死,这时候,树抽芽,?#23433;?#29983;,?#34987;ā?#27014;钱、椿叶、杨?#32772;?#37117;是好?#24034;摹?/div>
 
  几千年来,凡户居,必在一棵大树下;凡村首,必有一棵神采奕奕的老树。
 
  无荫不成庐,无林不成族。就像民谣里所唱,“问我祖先何处来,山西洪?#21019;?#27088;树”,“祖先故里叫什么,大槐树下老鸹窝”。树,是家舍的象征,是地址的招幡。它比屋高,比人久。离家者,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它;返乡者,第一眼瞅见的也是它。
 
  游同里古镇,听到一个说法:江南的殷实人家,若生女婴,便在庭院栽一棵香樟,女儿待嫁时,树亦长成,媒婆在墙外看到了,即登门提亲;嫁女之际,家人将树伐下,做成两只大箱子,放入绸缎做嫁妆,取“两厢厮守”之意(谐音“两箱丝绸”)。
 
  多美的习俗!女儿待?#27490;?#20013;时,?#38405;?#26869;树的感情定是窸窸窣窣的微妙,那是自己的树啊,盼它长大,又怕它长大。想想?#26705;?#20687;儿伴一样耳鬓厮磨,像丫鬟一样贴身随嫁,多么暖心,多么私密,多么亲昵。
 
  我若?#20449;?#24517;种一棵香樟。
 
  如今的家业里,少了样东西:树。
 
  没有了庭院,没有了户外,没有了供根深入的大地,只剩下盆栽、根雕和花瓶。这个时代,可稳定传续的事物越来越少,“不动产”越来越少,“祖”的符号和痕迹越来越少。
 
  “家”,失去了树荫的?#19981;ぃ?#20809;?#21644;?#22320;曝于烈日下。
 
  我们的家什、器皿、陈设,包括果蔬稻粟,几乎无一源于自产和自制。我们的双手不再沾染泥土,我们不再是播种者,不再是采摘者,我们的最大身份是购买者,是终端消费者,我们彻底“?#38597;?rdquo;了。不仅如此,我们解除了与草?#31455;财?#30340;古老契?#36857;?#25105;们告别了在家门口折朵撷果的实用和浪漫,我们放弃了对一棵树、一株花的亲近与认领,我们失去了对四季和年轮的细辨……大自然里,不再有我们的一方蒲团、一张凉席、一具竹榻。
 
  树,在马路上流浪。我们只是乘车迅速地掠过它们,透过玻璃?#21543;?#35270;它们。它们身上,没有我们的指纹和体温,没有儿童的笑声和攀爬的身?#21834;?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?#26376;邸?/small>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欢乐升级五主过河下 双色球复式投注计算及中奖查洵表 pk10手机智能计划软件 公开一肖 广东麻将 吉林时时票开奖结果 投注反水是什么意思 荣盛平台 快三投注稳赚十大技巧 云娱乐 新时时几点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