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乐升级五主过河下|欢乐升级如何联系好友
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漆黑的菜刀

时间:2019-06-14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大浪滔滔 点击:
大清朝光绪1898年9月21日,凌晨,慈禧太后突然从颐和园赶回紫禁城。
戊戌政变后,慈禧太后下令捕杀在逃的康有为、梁启超。9月28日斩杀维新志士谭嗣同、康广仁、林旭、杨深秀、杨锐、刘光第六人,史称“戊戌六君子”。
此事件半个月后的一天,慈禧太后一绝醒来,发现自己浑身疼痛,四肢淤青,大为惊讶。于是命李莲英喊来当时名医叶秋白来颐和园诊为其诊病。
依照李莲英所讲,慈禧太后的这个怪病,最初出现在半个月之前。有一天早上,太后一觉醒来,发现手臂和手腕都出现了离奇的淤青。经太医院御医诊断,证实太后手脚皆有轻微的瘀伤,情况不算严重,而太后的脉象亦无不妥之处。根据他证实太后前一晚一觉睡到天亮,期间并无异样,于是太医院御医认定,太后可能是在睡梦中辗转反侧,以致不慎碰伤。谁知道几天后,怪事又再发生,太后的手脚竟然再次出现瘀伤,最离奇的即使换过多种不同的药,过?#21987;?#22810;久,太后的手脚再次出现瘀伤,就连太医院的御医也找不到病因。
叶秋白听完李莲英的话,便对太后说道:“太后请允许在下检查一下您的圣足。”
慈禧太后点头应允,然后由宫女除去太后的鞋袜,叶秋白仔细看着太后的双脚和双手,果真如李莲英所说,四肢布满瘀伤。
叶秋白接着?#23454;潰?ldquo;敢问太后,是否每晚睡到天亮?”
慈禧斜视着叶秋白,说道:“这个当然了,难道哀家半夜可曾醒过也不知道吗?”
叶秋白微笑着对慈禧太后说道:“太后,太后身上的瘀伤,其实只是?#35805;?#30340;伤痕,只要涂抹药膏就能消退。”
慈禧太后闻言,呵呵一笑,心想都是一群酒囊饭袋,不屑的说道:“你跟?#35805;?#30340;御医又有何分别?”
叶秋白并没有觉得好笑,说道:“只不过此乃治标。若想治本,?#32043;?#35201;驱除太后宫里一股邪气。”众人听闻皆惊讶,慈禧太后也惊讶的看着叶秋白,不知?#28010;?#20160;?#26149;謾?br /> 叶秋白接着说道:“因为太后的怪病全因邪气入侵所致!”
“叶秋白,你好大胆子!竟敢在老佛爷面前胡?#26376;?#35821;,你长了几个?#28304;?rdquo;李莲英在一旁气冲冲的说道。
“小李子,?#22253;?#21247;躁!”太后这时训斥道。
“喳!”李莲英?#35828;?#19968;边便不?#20197;?#22810;言。
“叶医师,你又以见得呢?”慈禧太后疑惑的?#23454;饋?br /> 叶秋白此时一鞠躬,谨慎说道:“太后,大清自立国以来,经过无数战役,死伤无数,因而积存怨念,最终变成邪气,祸及太后。若要治本,?#32043;?#35201;请得道的法师,在颐和园连做七天法事。另外太后要连服七天的汤药,自然就药到病除。”众御医也是将信将疑,从未听得此说。
慈禧太后被叶秋白忽悠的一时挑不出什么破绽,便下令依照叶秋白所言,七天后再看效果。
叶秋白和李莲英了乐寿堂,走在颐和园的画廊上,李莲英也是疑问颇多,便?#23454;潰?ldquo;想不到叶医师也相信乱神怪力之事。”
叶秋白微笑着解释道:“总管大人有所不知,既然太后所患的是怪病,当然要用非常的方法来治理。”
李莲英茫然说道:“既然太后下了懿旨,老夫就不便多言,你在颐和园留宿,?#19968;?#27966;人?#25165;?#30340;,?#19981;?#27966;人通知你的家人。”
叶秋白客气的说道:“有劳中李总管。”说完,二人便告?#21069;?#29702;自己的事情去了。
画廊的后面紧跟着走出了太医院御医众人,其中一位御医说道:“院使大人,真的任由那姓叶的在宫中胡作非为吗?”
院使大人无奈的说道:“连太后也信他的话,难道你叫我提出反?#26376;穡?rdquo;
另一个御医愤然说道:“反正这姓叶的有何差错,随时会人头落地,?#39056;?#20134;毋须枉作小人。”接着对太医院最小的御医曾庆旺说道:“阿旺,从今天起你负责好好监视着姓叶的,有何问题随时向?#39056;?#27719;报!”
曾庆旺好不情愿的答道:“是,院判大人。”
次日,叶秋白便?#26149;?#20102;药方,便?#24895;?#23551;药房宫人煎制,这寿药房隶属内务府,是煎调御药之地。寿药房有严谨的规矩,药方开具之后,御医与御前太监要在药方上签字,再在御医与御前太监的监督下才可以去煎药,药煎好了,就先由御医与御前太监喝一口,检查可有问题,没有问题才会呈上。这些举动被曾庆旺一一看在眼里,但是他不明白,叶秋白开的药方和他们太医院的药方并?#20174;?#20160;?#26149;?#22823;区别,便疑惑的?#23454;潰?ldquo;叶医师,休怪在下多事,刚才所见叶医师的用药,似乎......”
叶秋白微微一笑,说道:“未请教......”
“在下曾庆旺,乃太医院御医。”
“曾御医你好,曾御医想必是觉得叶某刚才所开的药无甚特别。”
二人说话间便来到颐和园中的昆明湖边,曾庆旺感觉有些冒昧,慌张着说道:“在下只是一时好奇,万勿见怪。”
叶秋白微笑道:“曾御医言重了,其实叶某为太后所开的是一些散瘀宁神药,当然无甚特别。关键是在于未来七天的驱邪法事。”
曾庆旺更加好奇道:“驱邪法事?叶医师,你不会是认真的吧?”
叶秋白坚信的点点头,没有否认此事。
这时湖岸长廊尽头走过来两位美人,曾庆旺刚忙上前施礼,曾庆旺施礼道:“曾庆旺参见涴佳格格、幼兰小姐。”
二位美人说免礼,阿旺又转身对叶秋白介绍道:“叶医师,这位是庆亲王府的涴佳格格,这位是荣禄大人的千斤幼兰小姐。”
叶秋白听罢,也向前施礼,道:“叶秋白参见涴佳格格、幼兰小姐。”
涴佳格格急匆匆说道:“免礼,刚才我听到叶医师......,你说老佛爷的寝宫有邪气,你如何得知?”
叶秋白心中暗笑,这两位美人真是好事,真是不嫌烦啊,便施礼说道:“叶某也想听听涴佳格格和幼兰小姐的看法。”
涴佳格格?#28982;?#27900;又可爱,没有一点格格的架子,便冲口而出,说道:“其实,?#39056;?#26089;就觉得,老佛爷寝宫有点不对劲。”曾庆旺盯着涴佳格格好奇的听着。
幼兰小姐也憋不住话,便说道:“我听乐寿堂的宫女说,前阵子有人在乐寿?#27809;?#22253;看到有鬼?#21543;?#36807;。”说完用手?#28982;?#30528;,好像很害怕的样子,曾庆旺听到这里看了一眼叶秋白,?#27492;?#22914;何回答此事?
叶秋白双眼圆睁,满脸惊讶,惊道:“鬼影?”
涴佳格格和幼兰小姐不停的点头,一副很害怕的样子,好像鬼影刚才就从她们身边闪过一样。
叶秋白自己?#20391;?#21653;着,说道:“曾御医,你说这鬼影是谁呢?你见过吗?”
曾庆旺不屑说道:“我才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,都是骗人的。”
叶秋?#23376;?#38382;两位格格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你们都见过鬼影?长什么样子?”
“啊,幼兰,我害怕,没见过!”涴佳格格惊叫了一下躲在幼兰小姐的身后,仿佛被猫咬了一口似得。
乐寿堂的后面有个很大的花园,李莲英命人在花园中央搭建了一座戏台,?#24613;?#32473;萨满神教的得道法师?#20174;謾?#21040;了做法事那天,慈禧太后和众位妃嫔齐来观?#24904;?#28385;法师做法,但见舞台上约七八个萨满法师身穿道袍,?#21453;?#40575;角面具,手拿木剑随着鼓声不停的在舞台上跳?#23613;?br /> 叶秋白和曾庆旺在不远的回?#35748;?#37027;面看着,叶秋白边看边?#20843;迹?#36825;么重要的法事,为什么皇上没来参加做法盛典呢?
夜晚时分,叶秋白来到了曾庆旺?#24188;?#30340;地方,看到屋内医书甚多,墙上挂满?#21482;?#22914;同文墨骚客的雅居,只是多了一股草药味儿。
叶秋白微笑着说道:“曾御医在宫中值班,平时就在此过夜吗?这地方真是雅致,曾御医好兴致啊。”
曾庆旺收拾了一下案几上的书籍,说道:“是的,?#39056;亲?#24471;离主子近,万一主子在半夜三更有何事,?#39056;?#20063;能够立刻过去。”说完,摘下官帽后,又拿出一个小本子记录当天发生的一些事情。
叶秋白很好奇的?#23454;潰?ldquo;曾御医,你还挺?#19981;?#20889;东西啊。”
这时,曾御医也来了兴致,提到他每天写东西甚是高兴,便说道:“我一直有个习惯,就?#21069;?#27599;天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。说不定日后告老还乡的时候,可以出一本回忆录。”
叶秋白微笑着说道:“曾御医能保留写日记的习惯真是不简单,?#39056;?#22825;确实做不到这么细致。对了,刚才做法事的时候,太后、皇后与两位妃嫔都在,但何以看不见皇上?”
曾御医见叶秋白提及此事,见搪塞不过,便说道:“那是因为皇上和太后正在闹别扭,是为了维新变法的事。这件事令太后?#31361;?#19978;不和,如今皇上仍然和太后不来往,有些事情搞得臣子们也是一筹莫展,哎。”说完,曾御医叹了一声。
叶秋白?#20843;迹?#21407;来维新变法尚在火热进行中,要不然皇上和太后闹的如此不可开交。糊涂慈禧(不懂变法意义)精明帝,难免最后窝囊死在瀛台啊!他也长叹了一声,但是意义却和曾御医不同。这时,窗外漆黑的夜色中传来几声乌鸦的叫声,叶秋白甚是好奇,便疑惑的?#23454;潰?ldquo;曾御医,?#20351;?#37324;也有乌鸦吗?”
曾御医微笑道:“噢,你说这些乌?#35805;。?#37027;是因为满洲人认为,乌鸦可以带来吉祥,所以宫中一直有饲养乌鸦的习惯。”
叶秋白心想,这些满洲人和汉人真是不一样,在中原乌鸦的叫声代表着不详,不吉利,丧气的很啊。这里?#35789;?#27491;好相反,真是无奇不有啊。他想毕,接着又?#23454;潰?ldquo;但是叫声如此大,如此吵闹,岂不是扰人清梦?”
曾御医又连忙解释道:“这点叶医师你大可以放心,乌鸦是因为争夺食物才会叫个不停,它们吃完之后?#31361;?#39134;走。”
叶秋白闻言点点头,表?#20037;?#30333;了此事,他感觉曾御医?#33756;?#26159;一个知?#23545;?#21338;的人,虽然年轻但是上进好学,是个可交之人。
第三日,一切事情好像慢无声息,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。但是,乐寿宫内?#21019;?#26469;阵阵的救命声,“快?#24904;?#21834;,快?#24904;?#21834;。”此声音便是慈禧太后早晨醒来的呼喊声,原?#27492;?#36215;床又看到自己的四肢布满了瘀伤,故此大声喊?#23567;?#39031;刻间李莲英?#32043;?#36214;到,接着?#24895;?#23467;女马上伺候穿衣。慈禧太后洗涮完毕,便急召太医院御医和叶秋白等人在起居室内?#26790;?#35805;,涴佳格格此时也来了。
叶秋白进堂室双膝跪地,向慈禧太后问?#30149;?br /> 此时慈禧太后见到叶秋白愤然说道:“叶秋白,哀?#39056;?#33832;满做了法事,而哀家也服用过你所开的药,何?#22253;?#23478;今早醒?#35789;?#33050;仍然有瘀伤?”
叶秋白此时心中早已有数,就?#24904;?#20309;回答,化解慈禧此时的怒气,他面色凝重,?#26149;?#35802;恳的说道:“禀太后,太后手脚仍有淤青,其实似乎好现象,实在是可喜可贺!”
慈禧太后纳闷的?#32431;?#33258;己的双手,愤然说道:“哀家手脚上有淤青,何喜之有?”
叶秋白此时?#20174;?#24494;笑道:“叶某提议太后在宫中连坐七天法事,目的就是将藏匿在太后体内的邪气驱除,如今太后再次发现有瘀伤,证明法事凑效,正将体内的邪气慢慢逼出,相信不到七天,太后定当痊愈。”
慈禧太后将信将疑,冷眼?#23454;潰?ldquo;此话当真!”
叶秋白说道:“叶秋白并无虚言,只不过为了更了解太后病情的进展,请太后恩?#23478;?#31179;白一睹太后的脚?#21487;?#30165;,以便了解情况。”
慈禧太后感觉这叶秋白真是胆大,竟敢要?#27425;?#30340;脚,正想生气呵斥,这时李莲英突然站出来怒斥道:“叶秋白,你好大胆,老佛爷的圣足岂能随便外漏于人?”
涴佳格格此时明白叶秋白何意,便向前替他解围,说道:“老佛爷,涴佳听说过治病最重要望闻?#26159;校?#21494;医师所言也不无道理。既然老佛爷圣足不能随意冒犯,不如由涴佳代为查看,再转告叶医师吧。”
慈禧太后听完此话颇感有些道理,但转念一想,?#25925;?#30001;叶医师自己查看最好,便对涴佳格格说道:“由你代为查看,又岂能传真?叶医师,你看吧。”说完,宫女上前为慈禧太后脱下鞋袜。李莲英上前托起慈禧双脚?#25925;?#32473;叶秋白查看。
叶秋白观?#21019;?#31143;太后的左脚,看到脚底依然有刚增添的淤痕,脚的一侧居然有被?#21442;?#21038;伤的痕迹,而?#19968;?#26377;止血的迹象。再看脱下的鞋袜,干净的一点?#39029;?#20063;没有,心下狐疑,不可能啊,太后的脚伤成这样,袜子为何是新的?
涴佳格格见到老佛爷脚部的伤口也颇感惊讶,连忙向前轻轻抚摸着慈禧的双脚,关切的?#23454;潰?ldquo;老佛爷,你的双脚还疼不疼啊?真让涴?#35757;?#24515;。”
见到涴佳格格如此关心自己,慈禧太后心病好了一点半,便微笑着说道:“也就是你关心我,真乖。叶医师,你看的怎么样了,我的病到?#33258;?#20040;回事?”
叶秋白微笑着说道:“叶秋白敢拿?#28304;?#20445;证,一定可以治愈老佛爷的病,不过老佛爷请准许我在宫内自?#27801;?#20837;和查?#20174;?#32769;佛爷病情有关的物件,以便尽快?#39029;?#30149;因。”
“准奏,愿你不会?#26790;?#22833;望。”说罢,慈禧太后便在宫女的搀扶下,入寝室休息。
从乐寿堂出来,叶秋白便问曾庆旺,说道:“曾御医你可知道太后更换的需要清洗的衣物在什么地方?”
曾庆旺不明白叶秋白?#25910;?#20010;干什么,便回答道:“?#35805;?#37117;会收到内务府,不知叶医师?#25910;?#20010;何意?”
涴佳格格心中也充满疑惑。
叶秋白诡秘的说道:“你?#30171;?#36335;吧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经过几条弯路,便来到内务府的杂物房,涴佳格格?#24895;?#24038;右宫女离去,便来到污衣收纳房,她推开房门,一边说道:“颐和园内上至老佛爷、皇后、贵妃,下至宫女、嬷嬷,全部要丢弃的破旧衣服都会送来内务府?#32676;?#19979;人清理,对了,叶医师,你找你?#26790;颐?#24102;你?#21019;?#22788;,究竟你要找什么?”
叶秋白此时有意不挑明事由,便施礼道:“请格格?#22253;?#21247;躁。”他接着转身对曾御医说道:“曾御医,麻烦你帮我找一下,太后之前可有丢弃过一些旧袜子,袜子上应该印有一个寿字。”
涴佳格格此时惊讶道:“你居然记得?记得太后袜子上秀的什么字?厉害,你厉害。”说完伸出大拇指点赞叶秋白。
叶秋白不好意思自谦道:“叶某有一个长处是但?#24067;?#36807;的事物,都会过目不忘。”涴佳格格听完,羡慕的点点头,恨自己没有这样的大脑。说完,三人便在杂物房内一顿翻腾,搞得满地破衣?#27599;悖?#36824;有一些烂布草等。
“我找了,叶医师,是这双袜子吗?”曾御医惊喜的喊道,他从地上一个木盆里找到这双袜子,然后便递于叶秋白观看。
“是否是这双袜子?”涴佳格格也急切的?#23454;饋?br /> 叶秋白把袜子拿到手里反复查看,当看到袜口秀有寿字时便断定就是这双袜子,便向二?#35828;?#28857;头称是。
叶秋白见到袜子故意的疑惑道:“为何......袜子有如此多的污渍?”他看到袜子底部沾满鸟屎和?#20219;錚?#19968;只袜子底部侧面还被尖锐?#21442;?#21010;了一道口子,而且口子周围沾满血迹,血?#26025;?#24050;干了许久。
曾御医也甚是纳闷,便拿过袜子在鼻子上闻起来,然后说道:“看来这是乌鸦的粪便和饲料。”
涴佳格格也惊奇的说道:“但是老佛爷向?#20174;?#27905;?#20445;?#27809;道理袜子如此?#20054;唷?rdquo;
叶秋白微微一笑,说道:“?#39056;?#20986;去?#32431;矗?#33258;然一清二楚。”
曾御医和涴佳格格不知道叶秋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便相视一眼,跟着叶秋白来到喂养乌鸦的花园。
这花园不算大,中央竖着一根索伦干,顶部放着一个斗?#35789;?#30406;,不停的有乌鸦起落。抬眼望去,只见屋檐和树枝黑压压站满栖息的乌鸦。见到有人来,它们便噗的一声?#19978;?#31354;中,在空中盘旋飞舞着,“哑!哑!”?#21307;?#36215;来。
叶秋白来到索伦杆前面,抬头观望了几?#31181;櫻?#20415;对曾御医说道:“曾御医,你可记得太后脚上的古怪瘀伤,是何时发现的?”
曾御医说道:“太后第一次出现这种怪病,是七月十四日夜晚。”
涴佳格格也惊讶的问曾御医道:“你居然也记得?”
曾御医呵呵一笑,说道:“记性好是下官唯一的强项。”
“在当日,曾御医有何特别印象?”叶秋白直言?#23454;饋?br /> “七月十四...是鬼节,难道真的与鬼有关系吗?那天也是太后?#31361;实?#38393;翻天的日子,老佛爷把维新变法的奏折都撕了。”曾御医回忆道。
说道鬼,涴佳格格面容失色,战战兢兢的说道:“莫非老佛爷的怪病,真的与鬼魂有关?七月十四可是鬼节啊。”
叶秋白镇定的说道:“格格何出此言?”
涴佳格格给自己壮胆,说道:“在宫中有个传言,就说在七月十四那天,月色朦胧时分,有两个小太监去颐和园玉带桥北边的湖边草地捉蛐?#23567;?#20182;们捉到蛐蛐往回走的时候,看见不远处的玉带桥上,竟然有两个人骑在石桥栏杆上,正在互相?#28982;?#30528;什么。但是,?#20174;?#21548;不到他们之间到底在说什么。当时两个小太监,以为是巡逻的护军在桥上休息,也就没有在意。然而,当他们走进一看,居然是两个没有?#28304;?#30340;人,骑在栏杆上。当时,两个小太监被吓破?#35828;ǎ?#19968;?#25151;癖?#21040;了住处,回去就大病了一场。如果是一个人?#21019;?#20102;,还好理解;但两个人同时看到了相同诡异的一幕,那这个事假不了。从那个时候开始乌鸦叫的次数也比原来多了。”涴佳格格自己说完,感觉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,不停的用双手抚摸着自己双臂。
叶秋白眉?#26041;?#30385;,便又?#23454;潰?ldquo;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?”
这时,曾御医补充道:“我也听说,就在七月十四日那天昆明湖也发生了闹鬼事件。宫里有个老太监,名?#22995;?#31119;讲,那天夜里,他心中感到有些郁闷,便决定到颐和园昆明湖边的长?#28909;?#22352;坐,打算吹吹来自湖边的微风,让自?#21644;?#36879;气,放松一下心情。然而,当他刚刚坐下之后,就发现在远处的长廊另一端,竟然有人在吸旱烟,而且旱烟锅内的火星,还一明?#35805;?#30340;,很是明显。要知道,在?#20351;突?#23478;园林内,除了慈禧太后之外,?#35805;?#20154;是不允许吸烟的,为的是防范火灾。可是,当太监张福?#38405;?#20154;大声喊了一声之后,那人并没有离开,依旧在原地不动。张福决定跑过去阻止那人,可当他跑到那里之后,却发现那里并?#20174;?#20154;,但?#20174;?#20960;个火星飘荡在地面上。张福以为那人肯定趁自己不注意,?#37027;?#36305;了出去。就在此时,张福看见从对面走来两个手提灯笼的巡夜人。于是,张福便走上前去,询问他们两人是否看见一个手持旱烟的人,从这里跑过去。然而,那两人却表示自己根本就没有看见有人从长廊的这端走过,更别说是什?#35789;?#25345;旱烟的人了。就在张福为此疑惑不解之时,他?#20174;?#21457;现那人正拿着烟锅在长廊边?#38590;?#28784;。于是,他赶紧?#26151;?#20010;巡?#24618;?#20154;向那里?#24904;ァ?#28982;而,那两人却说自己什么也看不到,一致认为是张福眼花造成的。有个嬷嬷一时多嘴,胡说?#35828;潰?#35753;老佛爷知道了,便把嬷嬷抓去掌嘴,然后把她逐出宫外。”
涴佳格格听完曾御医所述,吓得躲在叶秋白身后,生怕有鬼魂把她?#30333;摺?br /> 叶秋白听完之后,相信宫内有鬼魂也是正常,红砖绿瓦,深宫大院,说是没有冤死的人,连鬼也不相信啊,便微笑道:“格格莫害怕,世间哪有什么鬼啊?都是自己人吓自己人而已。即使有我?#19981;?#25226;他们降服的。不过我?#35789;?#21548;说是维新变法的人搞得鬼,有几个不好意的人想破坏变法行动,故意在宫中布下厌胜之术诅咒老佛爷,导致宫中人心惶惶。老佛爷借此会终止维新变法活动,从而达到他们阻止变法的目的。”
涴佳格格急切的?#23454;潰?ldquo;真有此事吗?你如何知道的?”
“坊间传说此话的人很多,我也是听来的。不过这些都不是伤害老佛爷的真正原因。”叶秋白说道。
叶秋白转身用手指朝西南墙角一指,说道:“那里才是伤害老佛爷的真正原因所在!”说话间,一团黑气从墙角的地方慢慢散发出来。曾御医和涴佳格格抬头望去,?#32431;?#19981;出什么,只是摇了摇头。
“老佛爷每次受伤都疼的很厉害,近日可能会有一劫,如果不及时解决,性命堪忧。”叶秋白说话的时候眉?#26041;?#38145;,眼睛一直盯着西南处的墙角。
“叶医师,你可得想办法救救老佛爷啊!”涴佳格格急了,老佛爷在她心中就是个天,要是出个好歹,那整个大清也就垮了。
曾御医闻言说道:“叶医师言重了吧,老佛爷不过是四肢有瘀伤而已,不至于丢掉性命吧。”
三人走到墙角处,如果不是有花草和树木繁枝遮挡,真看不出此处和别的地方有什么异样。
“曾御医,这个院?#35282;?#35282;以前是不是修整过?”叶秋白指着一处墙角说道。
涴佳格格和曾御医走到墙角跟前仔细看了一眼,果真看出墙角的墙漆颜色跟周围相比稍显新鲜。
“嗯,我记起来了,得有二个月了吧,当时花园?#24618;?#32511;植,一个太监不小心用运货车把墙?#20146;菜?#20102;,后来便让人修整了一下。”曾御医疑惑的说道,“怎么,这个墙角有问题吗?是不是修?#24618;?#21518;破坏了风水?”
叶秋白摇摇头,应该不是修补的问题,因为他看到黑气是从墙里面散发出来的,便说道:“这墙内,可能被人放了什么东西。”
刚才进门的时候他之所以没有发现,是因为这股黑气被院内榉树的祥瑞之气挡住了。
涴佳格格迫不及待的对叶秋白说道:“墙里有东西?那我现在就找工部的人过来把?#30342;?#24320;。”
“好!越快越好。不可过于声张,不要让老佛爷知道。千万别找上次来修墙的人。”叶秋白嘱咐道。
“知道。”涴佳格格点点头。
看着涴佳格格离开的身影,叶秋白叹道:“要想彻底解决老佛爷的病症,必须得从这个墙角入手。”
“叶医师,你真的要大动干戈,把?#30342;?#24320;吗?”曾御医皱着眉头道。
“曾御医,你当心听我的没错。”叶秋白坚定的说。曾御医看着叶秋白自信的眼神,也没再多说话,感觉他就像个神棍一样。
过了大约半个时?#21073;?#28084;佳格格领着工部的两个宫人便到了,只见小货车上工具齐全,凿子、锤子应有尽?#23567;?br /> “这墙里真有东西吗?”涴佳格格?#25925;?#30097;惑不解。
“?#20197;?#23601;说过了,这件东西关乎老佛爷的性命,我又岂敢大意?只要给我一点时间,我立马便能解决掉老佛爷四肢的疼痛。”叶秋白对视着涴佳格格,严肃的说道。
说完叶秋白便给曾御医使了个眼神,曾御医立马?#24895;?#20004;个宫人动手。叮当声响过一阵之后,整个墙角立马塌掉?#35805;搿?br /> “叶医师,你说的没错,这里面真有东西!”曾御医?#24535;?#21448;?#30149;?br /> 听他这一喊,所有人好奇凑了过去,只见墙里面被人砌进去了一个黑黄的油纸包,隐隐能闻到上面散发出的古怪异味。
叶秋白借过宫人的手套戴上,把油纸包拿了出来,随后当着众人的面打开。
众?#21987;?#33394;皆是一震,只见油纸包里裹着的,竟然是?#35805;?#40657;漆漆的菜刀。
不信鬼神的涴佳格格不由?#21038;?#19968;口凉气,只感觉后背发凉,?#20351;?#20869;院的墙上竟然嵌着?#35805;?#33756;刀,任谁都会心里发毛。
“这不是简单的油?#21073;?#24212;该浸过尸油。”叶秋白不由皱了皱眉头,说道。心想这下手这人着实有些心狠手?#20445;?#36825;是多大仇啊。
闻言众人不禁又是一阵恶寒。
叶秋白折了一段榉树枝,?#20351;?#20154;拿来火镰,点燃榉树枝,连同油纸包一起烧了,随后对曾御医道,“你屋内有没有大米?”
“有,有!”曾御医连忙起身,接着跑进了屋,随后把整个米?#26012;?#20102;出来。
叶秋白抓了把米,暗暗施了清明诀,又放了回去,随后将菜刀插进?#21987;?#37324;,只见菜刀周边的米突然间变得黝黑起来。
涴佳格格此时看的大惊,今天看到的一切,实在是太超出她的?#29616;?#20102;。
“米扔到垃圾桶里就行了,菜刀可以留下,修剪树枝叶的时候可以当砍刀用。”叶秋白笑道,现在这把菜刀已经没了任何煞气,只?#21069;哑?#36890;的砍刀而已。
曾御医哪里还敢留,命那俩宫人把?#20303;?#33756;刀连同地上的?#21307;?#21253;好,让他?#21069;寻?#35065;扔的?#30342;对?#22909;。
曾御医接着说道:“叶医师,接下来?#39056;?#35813;怎么办?”曾御医已经对叶秋白佩服的五体投地,心想那天一定要跟叶秋白学习这些厌胜之术。
叶秋白微笑道:“晚上我让二位看出好戏,而且这出戏也是彻底治愈老佛爷病的关键。”
涴佳格格好奇的睁大眼睛,对叶秋白说的话充满期待。
此时,慈禧太后正在起居室喝茶,突然发现,自己的手脚的疼痛竟然缓解了许多!她特地扭动了一下腰肢和膝盖,身上已然没了丝毫痛觉,心里不由暗暗一惊,自语道:“这个叶秋白还真有两下子,哀家的四肢已经不痛了,明日定要好好的?#30171;?#20182;。”
午?#25925;?#20998;,夜色朦胧。叶秋白三人?#37027;?#36530;在乐寿宫花园的假山后面,静候事情的进展。
“叶医师,你叫?#39056;前?#22812;来到老佛爷寝宫外面,究竟所谓何事啊?”涴佳格格疑惑?#23454;饋?br /> 叶秋白嘲笑涴佳格格没有耐性,笑道:“给点耐性好不好,马上就有好戏上演。”他接着抬头?#32431;?#26406;胧的夜色,对格格说道:“为何今晚没有乌鸦的叫声?”
涴佳格格也纳闷,说道:“本格格已经依照叶医师的?#24895;潰?#21629;人在索伦杆顶放满了饲料,吸引附近的乌鸦飞来争夺食物。”
曾御医大声说道:“会否是食物......”
“嘘,小声点!”涴佳格格把手指放到嘴边示意曾御医声音太大。
曾御医会意,小声说道:“会否是因为饲料太少吸引不了乌鸦呢?”
叶秋白沉不住气了,?#33756;?#36947;:“别等了,?#39056;?#19968;起模仿乌鸦?#37034;傘?rdquo;
涴佳格格瞪大眼睛,惊讶的问:“你说,?#39056;牽?rdquo;
“哑!哑!”叶秋白率先学起了乌鸦的叫声,涴佳和曾御医一?#21019;?#26223;甚是无奈,便也学起了乌鸦?#23567;?br /> 就在此时,这假的乌鸦声没叫几声,突然乐寿堂的房门打开了,从里面出来两个人,原?#35789;?#26446;莲英提着灯笼出来了。众人顿时愣住了,观看到底有什么事情发生?果不其然,李莲英二人小心翼翼的前面引路,后面紧跟着慈禧太后也出来了。
慈禧太后身着一身红色睡衣,披头散发,僵直着身子慢慢向前走着。她目光呆?#20572;?#22909;像完全不知道身边将要发生什么事情,跟随两位太监一会儿便出了乐寿堂大门。
涴佳格格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,头慢慢转向叶秋白好像要喊出来?#35805;悖?#21523;得身体瑟瑟发?#21486;?#30524;中充满?#21482;擰?#26684;格用手拉着叶秋白,惊慌的?#23454;潰?ldquo;老佛爷为何如此啊?”
曾御医此时却说:“我看太后的形神像是与僵尸相近。”
涴佳格格此时便不?#25954;?#20102;,怒道:“僵你个头,但敢说老佛爷像僵尸?”
曾御医接着说道:“依我说,老佛爷更像被鬼附身。”
叶秋白笑道:“太后并不是被鬼附身,太后患?#21987;?#28216;症而已。”
涴佳格格惊讶道:“梦游症?那老佛爷要去哪里?”
“想知道,一起去?#32431;?#23601;知道了。”叶秋白领着二人跟踪慈禧太后而去。
李莲英和崔玉贵走在慈禧太后的前面,直接进入了饲养乌鸦的花园。老佛爷走在花园的小径上,身子歪歪斜斜,像是喝醉了?#35805;悖?#21363;使双脚踩到坚硬的石子也并未感到疼痛,因为她此时在梦中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李莲英见状赶忙过来把小径上的石子清理干净,避免伤害到太后。
叶秋白三人?#37027;?#28316;进花园的花丛中,静看这一切将要发生的事情。涴佳格格一直疑惑不解,小声胆?#28216;实潰?ldquo;老佛爷梦游这里来干什么?”
这时,只见慈禧太后来到索伦?#21987;?#21069;,突然跪倒在地,用手用力在地上扒着什么,扒了许久,便起身用双手捧着扒出的东西原路返回了。李莲英和崔玉贵相视一眼,便跟在慈禧后面护驾,?#20048;挂?#22806;发生。
曾御医惊讶道:“老佛爷手里并没有什么啊?空空如也,她这是干什么呢?”
三?#21987;婷?#30456;觑,不知为何,涴佳格格又?#23454;潰?ldquo;叶医师,老佛爷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啊?”
“这是鬼打?#21073;?rdquo;叶秋白诡异的说道。
“鬼打?#21073;?rdquo;
“所谓‘鬼打墙’,就是在夜晚或郊外行走时,分不清方向,自我感知模糊,不知道要往何处走,所以老在原地转圈。把这样的经历告诉别人时,别人又难以明白,这就是‘鬼打墙’,其实老佛爷一直处于一种意识朦胧的状态。”
涴佳格格二?#35828;?#28857;头,似懂非懂。
叶秋白压低声音又说道:“想知道太后发生什么事?就由叶某初次见到太后当日说起。叶某留意到,太后身上的瘀伤遍及手脚,但是太后?#20801;?#20043;内,地板平滑,而且?#36867;?#22320;毯,绝无?#21442;?#20260;及太后后脚掌之理。我又发现,太后手臂上的瘀伤,竟然跟神坛上凸起的图案极其相似。”说话间,大家边走边?#27169;?#20415;到了太医院。
曾御医听闻叶秋白的话,便说道:“太后手臂上的瘀伤,很有可能是因为撞到神?#24443;?#25152;致?”
涴佳格格不解的说道:“但是李莲英和崔玉贵一直坚称老佛爷每晚?#23478;?#35273;睡到天亮。”接着她恍然大悟道:“莫非他们存心说谎!”
叶秋白从椅子上坐起来,淡定的说道:“叶某几乎可以肯定,太后不但下过床,也曾经离开过寝宫,只是太后自己不知情。”
曾御医说道:“既然叶医师你有此推断,为何不直接说出来?反而叫太后命萨满做法事去驱邪避鬼呢?”
叶秋白说道:“叶某只是推断,并无真凭实据,若两位公公说并无此事,叶某也无可奈何。”说完叹了一口气,“所以就邀请萨满做七天法事,以争取时间调查。叶某检查过太后双脚,发现太后左脚足踝位置上面有新近刮伤的痕迹,但是太后所穿的袜子竟然完整无?#20445;?#32780;?#21307;?#30333;如新,这很明显,是有人可以替太后换过。果然,在内务府杂物房,找到属于太后的一双旧袜子,袜子上不但被?#31216;疲?#24182;?#20174;?#19981;少鸟类粪便和饲料的?#24615;?#27745;渍,而太后袜子上的污?#29031;?#19982;索伦杆所在地上的鸟粪和饲?#21916;性?#23436;全吻合,所以叶某相信太后曾经去过那里。”
此时涴佳格格?#25925;?#26377;疑惑,便?#23454;潰?ldquo;但是,即使老佛爷有梦游症,那与乌鸦有什么关?#25285;?rdquo;
叶秋白笑道:“那就全靠格格说出宫中的传说,还有有?#21987;?#20805;变法人士曾经用厌胜之术向太后下过诅咒,那只菜刀所发出的黑气直接影响了乌鸦的叫声,成了老佛爷梦游的引子。再加上曾御医可以证实太后初次发病在七月十四日,鬼门关大开,致使太后病发,后?#20174;?#37027;么多的鬼魂传言,不得不?#20992;?#26377;莫大的关系。”
曾御恍然大悟,说道:“?#39056;?#30333;了。难怪叶医师你叫?#39056;?#23398;乌鸦?#23567;?#25105;如今明白了,需要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。”说完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就要记录。
叶秋白说道:“所以叶?#26216;?#20197;确定,乌鸦的叫声,就是引致太后梦游症的触发点。”
曾御医又?#23454;潰?ldquo;但何以李公公和崔公公要隐瞒太后梦游症一事呢?”
涴佳格格此时头脑灵光,笑着说:“老佛爷向来都爱面子,若是让外人知?#28010;?#26790;游的事情,岂不是很丢?#24120;?#26446;莲英和崔玉贵伺候老佛爷多年,试问又岂会不了解老佛爷的脾气呢?”
曾御医如梦初醒,说道:“原来两位公公护主心?#23567;?rdquo;说完低头书写起来。
叶秋白?#33756;?#36947;:“两位公公不想让太后的丑事传开,但是你曾御医又一字不漏的记录下来,你不怕触怒太后吗?”叶秋白为曾御医考虑,真的怕他在这繁杂的宫内把?#28304;?#32473;弄丢了,还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涴佳格格听罢,急忙抢过曾御医手中的记录本,把刚才他记录的那页纸撕的粉碎,怒道:“曾御医,看来你要学会为官之道还早呢!”
叶秋白见状大笑起来。
曾御医则木讷的说道:“若?#39056;?#19981;能将此事张扬出去,也不能惊动太后的话,那要治好太后的梦游症,岂不是?#35766;?#30331;天?”
涴佳格格看着叶秋白,认为此话?#23454;攪说?#23376;上,她看着叶秋白如何处理这件事。
叶秋白?#20102;?#36947;:“是有难度,但也不是不可能,如今?#39056;鞘紫?#35201;想办法,如何?#26790;?#40486;在晚上停止?#21307;校?rdquo;
涴佳格格听罢,突然从站起来,拍着胸脯说道:“叶医师,没问题,就交给本格格办理。”
“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,要格格帮忙,此事方可完成。”叶秋白附耳在格格低语了一番,说的曾御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涴佳格格只是窃喜,明天看?#35789;?#20010;好日子。
翌日,果然万里晴空,慈禧天后一早醒来洗涮完毕,便到后花园晒太阳吃早点,一行人有李公公和崔公公,还有叶秋白和涴佳格格,幼兰小姐等人。
叶秋白微笑着说道:“太后今天的气色看起来相当的不错。”
慈禧太后今天心情确实不错,微笑道:“叶秋白,让哀家来花园散?#21073;园?#23478;的病情真的有帮助吗?”
叶秋白俯身道:“回太后,七天法事已经做完了,太后和宫中的邪气尽皆一扫而空,趁这个机会出?#26149;?#21560;新?#22763;?#27668;,对太后的凤体绝对有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涴佳格格此时也微笑着说:“颐和园乃风水宝地,相信老佛爷以后必定万事如意,寿与天齐!”
慈禧太后听完心头大乐,说道:“涴佳,你这张嘴越来越乖巧了,恐怕连树上的小鸟也被你哄下来。”
涴佳格格撅着小嘴,故作撒娇状,说道:“哪有,老佛爷。只可惜小汪子只?#25954;?#34987;幼兰抱,不愿被我抱。”小汪子是太后养的一只东洋小哈?#20984;罰?#27985;身雪白,甚是惹人喜爱。
慈禧太后眉头一皱,笑道:“怎么会呢?怕是你抱不惯吧。幼?#21450;?#23567;汪子给涴佳抱一下。”
幼兰小姐高兴的答道:“是,老佛爷。”说着便把小汪子递给了涴佳格格。涴佳格格双手一接,故作害怕状,手便向一边歪斜过去。小汪子?#21576;?#36339;在地上,汪汪的叫着向花园的假?#33050;?#21435;。
涴佳格格故作惊恐,说道:“怎么了?小汪子!”说完便向小汪子追过去。众人皆惊讶,怪这只?#39277;?#30495;的太调皮了。
幼兰小姐看着小汪子,说道:“小汪子为何对着假石山狂吠不止?”
涴佳格格不停的喊:“小汪子,小汪子......”
此时,李莲英?#25165;?#23467;女过去?#32431;矗?#21040;?#33258;?#20040;回事?两个宫女过去一看,愿来在假山石缝里有一只被人啃过丢弃的鸡腿,怪不得它狂吠不止。涴佳格格走进仔细观察,惊讶道:“老佛爷,里面好像还有东西。”说完便俯身从石缝里拿出一个浑身插满银针的木?#36857;?#26408;偶上面贴着一个黄色的?#25945;酰?#29992;朱笔写着“叶赫纳拉氏”几个字。
涴佳格格惊慌失色,大叫道:“啊!......”
慈禧太后好奇的?#23454;潰?ldquo;怎么了,究竟何事?”
涴佳格格强颜欢笑,说道:“没事,没事,老佛爷。”边说便把厌胜木偶藏在身后。
慈禧太后淡定的说道:“拿过来给哀家?#32431;礎?rdquo;
涴佳格格关切的说道:“老佛爷,你?#25925;?#21035;看比较好。”
慈禧脸色这时十分不?#33579;?#20415;对叶秋白说道:“叶医师,拿过来给哀家看!”
叶秋白不敢?#24618;迹?#20415;答道:“是,太后。”
叶秋白把厌胜木偶放在石桌之上,慈禧太后面容大怒。
李莲英见太后盛怒,便急忙上前对叶秋白吼道:“谁如此大逆不道,竟敢诅咒老佛爷?#30475;?#29577;贵,快拿去烧掉!”
崔玉贵赶忙应道:“是!”顷刻,便派人拿来火盆。
涴佳格格见状,急忙跪倒地上求老佛爷原谅,乞求道:“老佛爷,是涴佳不好,多事挖出不祥之物,求老佛爷?#22949;鎩?rdquo;
慈禧太后淡然说道:“你是无心之失,何罪之有呢?起来吧。”慈禧太后还算是非?#32622;鰨?#28084;佳格格听后满心?#26029;玻?#24515;想自己演的还蛮像的,计划成功了,想完不时瞥了叶秋白一眼。但这又怎能逃过慈禧的眼睛呢。
涴佳格格磕头?#27426;鰨?#35874;道:“?#24653;?#32769;佛爷。”
叶秋白?#27809;?#21521;慈禧太后阐述道:“有罪的该是斗胆向太后下诅咒之人,?#26753;?#22826;后万福,发现此玩?#36857;?#21482;要将这些玩偶烧成?#21307;?#25152;有的咒语自然化为乌?#23567;?rdquo;
慈禧太后看到崔玉贵翻动火盆里的玩?#36857;成下?#24930;露出喜色,直至玩偶焚?#27838;?#23613;。涴佳格格和叶秋?#32043;?#35270;一笑,感觉终于把这件事情解决了,心头大石可以放下了。
叶秋白看到慈禧太后眉头舒展,不由微笑起来,心想这慈禧太后也没有历史写的那?#32431;?#24694;吗?现在就是一个面带笑容的慈祥老人而已。
吃过早点,慈禧太后便?#24895;?#20247;人退下,只留叶秋白一人待命。此时慈禧太后看着叶秋白,微笑道:“叶秋白,如今你可以告诉哀家,哀家到底所?#24049;?#30149;呢?”
叶秋白见众人离去,也没有如实回答,便说道:“太后,太后凤体的无名瘀伤,乃邪气聚集所致。”
慈禧太后哪有这?#26149;?#24573;悠,便继续追问:“叶秋白,难道你以为哀家真的相信?#35828;?#24618;力乱神的无稽之谈吗?”
叶秋白微笑道:“世事无奇不有,信则有,不信则无,视乎太后如何选择而已。”
慈禧太后喝了一小口茶水,微笑道:“刚刚做完了七天法事,正好又在花园的假石山发现了厌胜玩?#36857;?#27492;事未免过于巧合了。”
叶秋白解释道:“是否巧合并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厌胜玩偶已经化为?#21307;?#22826;后从此心无杂念,自然药到病除了。”他知道给慈禧解?#22949;?#30001;之术也无用处。
慈禧太后呵呵乐道:“叶秋白,你不愧为一代名医!你不但懂得医治?#35805;?#30149;,连心病?#25429;?#24471;医,这?#25991;?#27835;好了哀家,哀家一定不会薄待你,你想要何?#30171;?#23613;管开口。”
叶秋?#33258;?#35828;道:“叶秋白离家多日,当下最想的就是能够早日回家,与妻子共聚,如蒙太后?#30171;?#33021;用马车送秋白回家,那就实在?#23633;?#19981;尽了。”他的确想自己夫人那雪白的肌肤和身上的香?#35835;恕?br /> “想不到叶秋白,是一个关心妻子的好夫君。”慈禧太后此时非常欣赏叶秋白,不停的夸奖道。
“金银财帛有用尽之日,佳肴美酒亦有散席之时,唯有亲情方可长留心?#23567;?rdquo;叶秋白谦虚说着,他当然?#19981;督?#38134;了,只不过想借此事提醒慈禧和光绪?#23454;?#30340;关?#25285;?#35753;她们母子能互相谅解对方,化解彼此的矛盾。
慈禧太后听完此话,若有所思,她也很希望化解和儿子之间的矛盾。慈禧太后?#25925;?#21629;人?#30171;?#20102;叶秋白很多珠宝,然后自己摆驾乾清宫。
慈禧太后命李莲英?#24613;?#20102;补品和药品前去看望光绪?#23454;郟?#22905;也不想母子关系就这样一直僵硬下去,毕竟对大清也是不什?#26149;?#20107;。
乾清宫内,李莲英奉太后?#23478;?#25226;药品放到光绪暖阁的桌子上。
光绪?#23454;?#36807;便来见礼,他也知道自己的母亲,亲自到?#32431;?#26395;自己,哪能再低沉着脸面呢,便说道:“有?#31361;?#38463;爸亲自送来,看来这瓶药相当的贵重。”
慈禧太后没有见到光绪的笑?#24120;?#24515;中难免不?#33579;?#28129;淡的说道:“皇上龙体违和已经有一段日子了,刚巧英国公使送来中新药叫做......”慈禧太后却忘记了这东洋药的名字。
李莲英立刻会意,向前说道:“老佛爷,叫维生素。”
慈禧微笑道:“?#27425;?#36825;记性,闻说这种新药维生素,可以助人?#21487;?#20581;体,固本培元,皇上不妨?#20801;浴?rdquo;慈禧用温暖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儿子,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苦心。
光绪?#23454;?#21017;淡然一笑,说道:“身体不适,尚可以靠维生素?#32435;?#20307;质,但是国家有病,就能够未必对症下药!”光绪?#23454;?#35805;锋直指戊戌变法事件。
慈禧太后闻言顿时脸色暗淡,不悦的说道:“皇上此言,岂不是质疑哀家当日处?#35835;?#21531;子不当?”
光绪?#23454;?#33080;色?#26519;兀?#20302;沉着声音说道:“维新变法为了是大清变强大,为何太后把六君子斩杀?如果皇阿爸要?#30171;?#20799;臣,我也无话可说,朕要推行新政,但是处事不周,引朝野不满。皇阿爸如果要朕长居于瀛台,韬光养晦,朕也没有怨言。但是皇阿爸你,要软禁珍妃于?#27604;?#25152;,朕就无法理解。”
慈禧太后听罢,冷笑道:“?#21486;?#21756;,原?#35789;?#20026;了那个小贱人!那个小贱?#21987;?#24785;皇上,处处跟哀家作对,哀家只是要她闭门思过,并没有将她贬为庶民,已经仁至义尽。”说完,气的直咬牙,不是众人守着,她非要扇光绪两记耳光不可。
光绪?#23454;?#38754;无惧色,仍直言说道:“珍妃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大清福祉!敢问何罪之有啊?”众人也没见过?#23454;?#20170;天发这么大的火,这真是爱的力量。驱使他在任何?#21987;?#21069;横冲直?#30149;?br /> “难道哀家不是为了大清福祉吗?”慈禧气的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光绪?#23454;?#24594;气冲冲的扭过头,不?#25954;?#30475;到母亲专横?#21709;?#30340;样子。
慈禧走近?#23454;郟?#21385;声教训道:“皇上四岁登基,哀家一直看着皇上长大,读书、娶妻、亲政,试问哀家哪一样不是为了皇上着想呢?如今皇上竟然责怪哀家,实在令哀家大失所望!如果皇上继续听从那个小贱人的谗言,执迷不悟,就休怪哀家不近人情!”
慈禧太后怒火中烧,气的身体微颤,对李莲英说道:“?#24904;?#21834;!”
“喳!”李莲英答应着。
“摆驾回宫!”慈禧大声喝道。
“老佛爷起驾!”李莲英高声传旨。
光绪?#23454;?#30475;着母亲离开的背影,内心酸楚无以言表,心想难道大清就要从此败落下去吗?大清要亡国吗?四方列强,洋枪洋炮哪一个不比大清国厉害!
政变后大权再次落入慈禧太后手中,对外宣称光绪帝罹病不能理事,实将他幽禁于西苑瀛台,成为无?#29616;?#22234;。
作品集大浪滔滔 责任编辑:秋雨枫
顶一下
(3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?#26376;邸?/small>
?#20848;?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欢乐升级五主过河下 抢庄牌九app下载 01彩票官方下载 体彩大乐透胆拖玩法表 打鱼注册给钱的 北京pk10最稳定玩法 米兰玩什么 一赔一的投注公式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湖南快乐十分投注网站下载 被pk10改单的人骗了